标签归档 贵州

通过donbuz

挑商标:“贵”得?“贵”不得?贵州贵酒状告上海贵酒商标侵权,谁更贵?

因为酒瓶上的一个贵字,贵州贵酒一纸诉状将上海贵酒的关联公司和子公司贵州贵酿和上海贵酒酒业告上了法庭,诉其商标侵权。

undefined

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方生产销售的多款产品侵犯了贵州贵酒的商标权,依法应当向贵州贵酒赔偿人民币100万元。

这份判决结果再次应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undefined

贵酒商标之争自此也有了结果:搭蹭贵商标构成商标侵权,贵州贵酒拥有贵商标专用权。

贵州贵酒和上海贵酒的恩怨其实早在2018年就结下了,这一年,上海贵酒收购贵州贵酒云电子商务公司85%的股份,意图进入白酒行业大展拳脚。

undefined

为了方便开展业务,上海贵酒先后成立多家白酒销售公司,可实际上公司成立了不少,但苦于长期没有自己的白酒生产基地,白酒生产也就成了困扰上海贵酒的经营难题。

这就导致,上海贵酒在市面上售卖的类似贵十六代军酱1949的多款白酒均是以委托贴牌生产再销售的方式进入白酒市场的。

undefined

而贵州贵酒有70年建厂历史,2012年还曾荣获贵州省首批老字号企业,不管是在白酒行业内还是在消费者群体中,大家熟悉认可的贵酒都是贵州贵酒

不管是企业字号还是商品名称,上海贵酒都给人一种攀附者、搅局者的印象,这无疑给贵州贵酒造成很大的困扰,也由此贵酒商标之争开始了。

undefined

检索中国商标网发现,贵州贵酒早在1979年注册并获得第101911号贵商标,指定使用在酒类商品上。

undefined

随后,贵州贵酒在酒精饮料等第33类类别上先后申请并成功注册了多件贵商标,这也意味着,贵州贵酒将贵字号白酒商标牢牢掌握手中。

undefined
undefined

此外,贵州贵酒在生产、销售的白酒商品上使用贵字牌作为商品名称,至今已有超过30年历史,贵字牌已成为贵州贵酒标志性品牌符号。

总体来看,贵州贵酒品牌历史悠久,又有官方认证加持,再加上商标布局开始得早,优势明显。

undefined

而相较于贵州贵酒,上海贵酒十分年轻,不仅受限于没有白酒基地自身不具备白酒酿造能力,再加上依葫芦画瓢以贵酒为宣传卖点难以建立品牌公信力,此次输掉官司也在意料之中。

上海贵酒此败诉为个别企业敲响了警钟,在知识产权愈加重要的今天,所有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必须恪守经营底线,必须遵循市场秩序,不做傍名牌的李鬼。

undefined

同样,在竞争激烈的今天,贵州贵酒积极维权也在提醒企业:须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在构筑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同时也要秉持对侵权行为零容忍态度。

undefined

当然,知识产权保护需要企业和相关职能部门共同参与,企业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和维权意识,相关职能部门也应加强对商标侵权行为的惩处力度,只有这样才能不让李逵吃了李鬼的哑巴亏。(图片来源中国商标网截图及网络)

举报/反馈

通过donbuz

挑商标:转折之地闯新路

【新思想引领新征程·红色足迹】

光明日报记者 吕慎 郭红松 孙金行

贵州,中国革命的转折之地,拥有数不清的红色足迹。

当年长征时,红军在贵州活动时间最长、活动范围最广,为我们留下宝贵精神财富。遵义会议是我们党历史上一次具有伟大转折意义的重要会议。遵义会议的鲜明特点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确立党中央的正确领导,创造性地制定和实施符合中国革命特点的战略策略。今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贵州,为党史学习教育指明了方向。贵州人民正发扬红军当年突破乌江、夺取娄山关的精神,在新时代努力闯新路、开新局、抢新机、出新绩。

遵义会议精神永放光芒

同学们,今天我们一起动手做一只嵌着红五星的水杯。5月10日,在遵义市长征小学少年宫的陶艺室,老师赵猛一边讲红军故事,一边教学生做陶艺。孩子们兴趣高涨,教室里气氛热烈。

多年来,遵义市各级中小学坚持用好红色资源、讲好红色故事、上好红色课堂,以特色课程提升红色教育吸引力,让孩子们在红色课堂上受教育、受熏陶,把红色基因融入血脉,革命薪火就能代代相传。

我们要运用好遵义会议历史经验,让遵义会议精神永放光芒。2015年6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参观遵义会议会址和遵义会议陈列馆时的殷殷嘱托,成为传承红色基因、讲好遵义故事的强大动力。

在遵义会议会址核心纪念区百年老街杨柳街,老城街道与遵义会议纪念馆共同创办了党员政治生活街,实现了党史学习教育从封闭到开放,从室内到室外,从党员到群众的三个转变,让党史学习教育既生动又互动。退役军人郭云山正在这里和退役军人志愿服务队的队员一起给游客们讲述红色故事。刚成为一名红色义务讲解员的他,激动地说:我要不断加强自身学习,当好红色文化的传播者,让更多人参与到党史学习教育中来。

遵义市深入挖掘红色资源,以建设遵义长征国家文化公园为统揽,结合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党建示范点等阵地资源推进特色教育基地建设,不断深化和拓展红色风貌区党建模式、开放式党性教育体系等载体,开展好红色队伍兴教、红色载体活教、红色活动助教等五维宣教,将红色资源活化为党史学习教育可看、可听、可参与的生动教材。

听!乡亲们的笑声

五一假期刚过,记者来到苟坝会议会址旁的贵州省遵义市花茂村,火红的石榴花一簇簇绽放,村里的农家乐游客盈门,大棚里的果蔬新鲜欲滴,村小的孩子们唱着红色歌谣。

党中央的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笑还是哭。如果乡亲们笑,这就是好政策,要坚持;如果有人哭,说明政策还要完善和调整。好日子是干出来的,贫困并不可怕,只要有信心、有决心,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2015年6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花茂村,进房间、看院落,同村民们围坐在一起亲切交谈。几年过去,那一天依然是花茂村群众最难忘的幸福时刻。这个红军曾经走过的小山村,如今不仅花繁叶茂,而且已经成为贵州知名的红色旅游地。

在村民王治强家的小院里,他端出自己酿造的酱香酒让客人们品尝。我们花茂脱贫致富的故事已经上了电视、拍成了电影,每年都来几十万游客,我就寻思着怎么把这个红色资源做大,让更多群众受益。王治强说,如今自己开起了红色之家酱酒坊,注册了36个商标,从餐饮民宿到绿色农产品,一年收入280多万元,带动了十几户群众一起致富。

花茂村党支部书记彭龙芬说:牢记总书记嘱托,就是要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多办事。再小的事只要群众说了,就要当回事,放在心坎上。群众没说的事,也要替他们操着心。

在党支部的带领下,花茂村的农业生产不仅实现了机械化、设施化,还发展了稻蛙、稻鸭等种养殖业的生态化、绿色化。融合民宿、非遗手工、观光采摘、黔北菜品的农文旅一体化发展,让小村生机勃勃。2020年,全村人均收入达到了21000多元。如今,人心齐了、环境美了、户户都富了,到处都能听到群众发自内心的笑声。

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

无菌车间、工业机器人、分子生物育种……令人想不到的是,应用这些先进技术进行食用菌生产的企业就在红军当年战斗过的娄山关下。我们遵义公司采用的技术跟上海公司达到了同一个水平。在遵义漕河泾科创绿洲产业园,来自上海的光明临港九道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奚明强已经在这里工作了4年。

奚明强介绍,目前公司全年都能进行生产,吸纳了当地500多名群众就业,日产40吨食用菌,年产值超过1.8亿元,在西南地区市场广阔。他说,能在红军战斗过的地方为老区人民致富做点工作感到很有成就感。

从长征精神和遵义会议精神中深刻感悟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落实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实事求是、坚持真理,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咬定目标、勇往直前,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今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贵州时的重要讲话,已经成为激励贵州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

我打草鞋谢红军,穿上草鞋翻山岭。军民情谊似赤水,千秋万代流不尽。在四渡赤水纪念馆,红色艺术团副团长陈乜佳和指挥张正敏为到遵义参加主题党课活动的广东国有企业的党员们唱起了动人的红色歌曲。纪念馆副馆长母彦碧介绍,作为四渡赤水战役的主战场,纪念馆所在的习水县土城镇已经成为全国著名的党性教育基地,每年都有超过3万名全国各地的党员来这里学习。

2020年3月3日,遵义市的深度贫困县正安脱贫出列,标志着中国革命发生伟大转折的红色圣地遵义,贫困县全部摘帽实现整体脱贫。据了解,2020年,遵义全市GDP总量超过3720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7190元。作为全国革命老区中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遵义正在谋划着新的更大发展。

在推进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中,遵义牢记嘱托,感恩奋进,勇闯一条发展新路。遵义市委书记魏树旺说,目前全市上下正在大力实施兴业带富、塑形铸魂、强基固本三大工程,加快农村农业现代化步伐,促进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奋力打造全国乡村振兴示范市。

短评:

红色基因孕育发展新路

作者:吕慎

在毛泽东主席手书遵义会议会址的金色匾额下,一批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党员群众瞻仰着红色史迹,感受着革命精神。今年五一假期,遵义会议会址纪念馆有两天超过了接待人数的极限,参观者不得不重新预约。这从侧面反映出全国人民对党的真挚感情,也体现了大家学习党史的实际行动。

作为红色基因滋养的贵州人,对党的百年奋斗史有着更深刻的体会,特别是遵义会议体现的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咬定目标、勇往直前的思想品格,更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实现快速发展的精神源泉。在圆满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彻底撕掉千年贫困标签的2021年,习近平总书记为贵州擘画出了前景无限光明的发展新路。目前贵州人民正坚持以高质量发展统揽全局,守好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奋力在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上闯新路,在乡村振兴上开新局,在实施数字经济战略上抢新机,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出新绩,努力开创百姓富、生态美的多彩贵州新未来。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21日01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通过donbuz

挑商标:朱伟:贵州醇八年亏三亿局面已扭转,五月盈利两千万

新京报讯(见习记者 薛晨)重返市场的贵州醇接连不断地发布消息,与多个地区的商家进行合作,并拟定了合计数亿元的销售目标。一系列的利好消息是否意味着曾经连续亏损的贵州醇已走出阴霾?贵州醇董事长朱伟在最新的公开言论中似乎已给出了答案。6月13日,朱伟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消息称,贵州醇五月扭亏为盈,利润超过千万。与此同时,朱伟再次重申了贵州醇真年份的定位,指出真年份贵州醇的万里长征,才刚刚起步。

扭转八年亏损,预计盈利达2000万

朱伟表示,贵州醇已扭转了此前八年亏损3亿元的局面,五月不仅扭亏为盈,若计入预收款因素,实际盈利预计达到2000万左右。

undefined

2000万的利润与白酒行业的其他重点企业相比,并不显眼;与贵州醇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利税超过亿元的成绩相比,也并不突出。不过朱伟表示,之所以选择发布出来,只是给关心贵州醇发展的朋友们做个阶段性的报告,这一数据和贵州醇十年2000亿市值的未来大目标相比,同样是微不足道的。

对于贵州醇而言,2000万的盈利不仅仅意味着新目标的起步,更意味着真年份这一定位带给贵州醇的改变,已从经济层面体现出来。

事实上,贵州醇五月扭亏为盈,已在过去的一系列消息中露出端倪。五月,贵州醇与上海祥恒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签订的经销协议中,首批货款也达到了一千万元。此外,贵州醇还与苏州亨通集团、河南美之顺商贸有限公司等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受一系列签约消息的拉动,整个五月,贵州醇销售量增长了15倍。

利好消息在6月份依然不断放出。6月10日,知名酒水销售平台酒仙网与贵州醇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合作的首批货款达到一千万元,首年销售目标拟定为一个亿;6月8日,贵州醇与无锡赣健贸易有限公司签署区域独家合作协议,首批货款为三百万元,第一年销售目标拟定为五千万元;6月5日,贵州醇与长沙万板餐饮管理公司达成了首批款500万元的区域合作,第一年的销售目标同样拟定为五千万元。

主打真年份,从亏损到盈利

一个个五千万目标的背后,是贵州醇走出亏损阴影,重回主流白酒市场的艰难探索,也是对业界关于贵州醇能否扭转颓势,终结亏损局面这一质疑的回答。有观点更直言,贵州醇正逐步寻回往日的荣光。

上世纪九十年代,凭借成功开发出35°优质浓香型白酒,贵州醇率先在低度酒市场占据一席之地。也正是这款产品让贵州醇跻身贵州白酒代表品牌的阵营之中。随即,贵州醇迎来5年的快速增长期。并在1993年公布的全国250家产值利税最佳企业中,排名第11位;在全国饮料制造业位列第2,位居贵州省同行业第1位。与此同时,贵州醇还因多年利税过亿,被评为国家大型一级企业。

上世纪九十年代无疑是贵州醇的高光时刻。但随后贵州醇却开始走入下坡路,逐步落在同行业竞争者的后面。到2012年维维集团收购贵州醇之后,企业也并没有因此迎来转机,反而是在2012年到2018年连续亏损。仅2016年到2018年三年,贵州醇的亏损额就分别达到了4907万元、5151万元、2142万元。在被维维集团收购后的这一段时期,贵州醇累计亏损3.16亿元。

更重要的是,贵州醇在亏损的同时,未能搭上白酒行业发展的黄金快车,一步步让出原有的市场空间。

随后,维维集团退出贵州醇,江苏综艺集团通过收购贵州醇81%的股权,成为了贵州醇新的主导者。随即,江苏综艺集团对贵州醇展开了大规模的体检工作,真年份这一定位应运而生。主打真年份的全新产品,也就此成为带领贵州醇扭亏为盈的绝对主角。

拟定十年2000亿目标

在贵州醇看来,真年份这一定位能够给企业带来强大的市场营销动能。不仅是因为年份酒是当前白酒市场的一大热点,拥有充足的发展机遇,还因为目前年份酒市场存在乱象,消费者无法以最直观的方式分辨不同年份酒之间的区别。而贵州醇试图凭借全新产品采用陶坛储存的老酒直接灌装、标注年份即为实际酿造年份等特点,来解决消费端所存在的痛点。

正是基于对真年份的信心,朱伟此前放出狠话,称贵州醇计划五年上市、十年做到两千亿市值。

资料显示,朱伟此前曾在洋河股份历任要职,2015年升任副总裁,2016年到2019年6月兼任销售公司总经理。朱伟所描绘的贵州醇蓝图曾被一些行业媒体称为豪言。面对质疑,朱伟在采访中回应:我对于贵州醇的定位和战略规划,因为时间很短,可能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

围绕这一目标,当前贵州醇从三个方面对市场进行布局。首先是采用互联网营销模式来释放品牌价值。朱伟通过其个人社交平台号,打造以个人为IP的信息平台,通过频繁释放信息来增强品牌的曝光度;其次是在员工聘任上选择了创业合伙人模式,借此迅速扩张规模,仅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贵州醇就完成了首批100个左右的分公司组织建设;第三则是对经销商采用了控盘分利的合作模式,承诺不论是眼下还是将来,不论是首批款还是年度任务,均不得向经销商压货。

有业内人士对于贵州醇的新发展模式也存有质疑,质疑的关键在于,贵州醇是否有充足的老酒储存来支撑真年份这一定位的延续;另外,目前贵州醇取得的成绩,依然停留在厂商合作环节,并没有来自于终端消费者的反馈,消费者是否会对贵州醇真年份买单,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朱伟在重申十年2000亿市值这一目标的同时,依然认为在一系列创新模式的带动下,贵州醇找到了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目前的开局成果也颇为良好。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消费者对白酒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年份酒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依然会是白酒行业发展的热点板块,贵州醇掀起的真年份热潮,能否获得市场的正向反馈,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新京报见习记者 薛晨 图片 今日头条截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