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 乌衣

通过donbuz

挑商标:全文可在乌衣蓑笠斋 公众号查看

眉间雪 // 我攒了好多好多聘礼,你什么时候嫁?

原创 乌衣巷主 乌衣蓑笠斋7月27日

收录于话题

言情55个内容

古风31个内容

小说68个内容

大学生56个内容

征稿35个内容

加关注这种话银家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嘛

我攒了好多好多聘礼,你什么时候嫁?

文 / 风眠雪

01

我五岁那年,我娘带我去了尚书府。在尚书夫人的厢房里,她指着团皱巴巴的肉团子同我说:糯糯啊,这就是你将来要嫁的夫君。

我盯着那个肉团良久,想破脑袋也着实没想明白,这么个玩意儿将来要如何娶我。

尚书夫人便目光柔和地看着我,半晌后,拉过我的手,放在那个肉团的手边。

有意思的是,小肉团在我的手触碰到他的时候,仿佛若有所觉,便用他软糯的小手抓住了我。

他的手很软,很轻,温温的,带着香软的触感。

他用他清澈的眼睛看着我,下一瞬,便咧嘴笑了。

看起来傻乎乎的。

我不明就里,不知道他高兴个什么玩意儿。

尚书夫人却是摸了摸我的头,温婉着眸光笑着对我说:糯糯,小瑾很喜欢你呢!你比小瑾大,现在你保护好他,以后他就能保护你了!

保护我?

我低头看了看他娇小到一巴掌就能拍死的模样,着实想象不出尚书夫人口中,这个团子往后保护我的画面。

但我保护他?

无所谓,反正我要护着的人多了去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他这么点大,纵是护着他,也碍不了多少事。

我十岁那年,木瑾五岁。

彼时,我已经舞枪弄棍,耍的一手好刀法了,然木瑾还只是个喜欢把手指头往嘴里塞,碰一下就能哭出声的奶娃娃。

哦不,说碰一下就哭那还是高看了他,他甚至,不用碰,经常莫名其妙地就哭了。

阿糯,我娘说,刀剑无眼,容易伤人,你要小心一点,别伤着自己了哦……

要是受伤了,阿糯会很疼,小瑾也会疼的,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娘说,那叫做心疼!

就像我娘要是不小心伤着了,我爹就会很心疼我娘,所以,阿糯要是伤着了,小瑾也会心疼阿糯的!

阿糯,下雨了,你别练了,我娘说,人淋了雨,就会生病,生病了就会不舒服……

阿糯,我们去休息一下吧……

阿糯,府里新招的厨子手艺很好哦,你要不要跟小瑾去尚书府吃好吃的?保证都是阿糯最喜欢的……

阿糯,阿糯……

见鬼。

我不过练个刀法,这肉团子倒比我还忙碌。

小嘴叭叭的,没完没了。还让不让人清净了?

你闭嘴。我沉着面色,冷冷说道。

结果,他小脸一僵,小身板颤了颤,颇有些委屈地看着我,下一瞬他的眼角便湿润了,一串一串金豆子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掉。

阿糯不要嫌弃小瑾,小瑾会很乖,以后一定能够保护好阿糯的……

他哭了。

见鬼的。

一个男孩子,成日里哭哭啼啼,我觉着,大抵是尚书府的锦衣玉食,将他养得太金贵了些,以至于一点风吹草动便惊惊乍乍,梨花带雨,比个姑娘家还姑娘。

我觉着,木瑾他大抵投错了胎,轮回路上岔了道。不然依着他这脾性,怎么着也不能是个带把儿的。

可叹我大抵也走岔了道,我这身份,当个女子,行动上真的多有不便。

我倒是羡慕他的性别,然没奈何命运的安排,让一切阴差阳错。

怎么了?苏糯?你又欺负小瑾吗?一连三问。我娘闻风而来,骂骂咧咧,令我头大。

我没欺负他。我僵着脸,翻了个白眼,不胜其烦。

他总是这般,一哭我娘就赶来了。看我娘哄他那劲儿,大抵这尚书府的小公子才是她亲生的,至于我,不过是她捡来的罢!

阿糯,不要嫌弃小瑾,小瑾会很乖的……木瑾他一吸鼻子,躲过我娘爱抚他的手,小短腿儿吧嗒吧嗒地跑到我的面前。

他用他那沾着眼泪鼻涕的爪子,抓着我的衣摆。仰着头,眨巴着大眼睛,声音软糯,很是委屈。

看着那暗红色衣摆上被他抓出来的水印,我……见鬼的!

要不是我娘在这,小子,你已经没了知道吗?!

你还敢嫌弃小瑾?我看你是皮痒了!

果不其然,一听得这小子告状,我娘她便挑眉毛瞪眼,双手叉腰地瞪着我,仿佛我真把他怎么了一般

我心底一烦:没嫌弃他!

木瑾小身板抖了抖,阿糯……

我烦不胜烦:都说了,没嫌弃你,你还想怎样!

阿糯,别生气了……他吸着鼻子,抹着眼泪,下一秒,沾着黏状物的肉爪子又抓上了我的衣摆。

我他么……真是服了!

见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