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商标:戴嘉鹏律师|对商标批量维权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通过donbuz

挑商标:戴嘉鹏律师|对商标批量维权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undefined

近期从逍遥镇胡辣汤开始,潼关肉夹馍、库尔勒香梨、青花椒砂锅鱼连续几个商标批量维权事件被媒体披露,公众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也越来越热烈。

商标批量维权兴起的原因

批量维权是知识产权的权利人面对大量的侵权行为,采取集中诉讼(或者投诉)的维权方式,一般委托专业的知识产权代理机构或律师事务所执行,通常采取风险代理模式(代理费主要靠后期获得赔偿的分成)。

批量维权并非新鲜事物。最常见的是著作权批量维权,其中图片批量维权案件最多。视觉中国的图片批量维权曾经造成很大的社会争议。

undefined

(视觉中国图片维权事件)

商标权的批量维权也不少见。存在大量侵权,才有批量维权,这是批量维权存在的最根本原因。

大量侵权行为会给企业的正常经营带来很大的困扰。只要是知名品牌就有可能被假冒侵权。有些企业以傍名牌为生,今天这个品牌不行了,明天就改换门庭。

维权成本高一直是困扰着商标持有人的一个难题。而委托专业代理机构利用风险代理模式进行批量维权恰恰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批量才能产生规模效益,专业代理机构也要靠批量案件的收益才能冲抵前期的投入和后期诉讼及执行的风险。

在一些行业,如餐饮行业,除了以维权获取赔偿外,商标持有人最主要目的还是清理市场,以维权促加盟,拓展品牌的市场疆域。

商标批量维权带来的问题

对批量维权的争议中最常听到的一个词就是碰瓷。换句话说,就是有些权利人和代理人滥用知识产权,以获取赔偿为目的,批量投诉或者提起诉讼,把正常维权异化成一种变相的讹诈行为。

这些人只关心赔偿,不关心社会公共利益,不但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营秩序,还占用了大量的司法资源,一时间几乎成为公害。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除了权利人和代理人的权利滥用行为,个别法院的知识产权案件审理水平不高也不可忽视。如青花椒商标的维权事件中,某地方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就引起很大争议。

对商标批量维权问题的几点建议

对于商标权利人:

权利人首先要理解:商标权并非万能,不能滥用,它是有权利边界的。商标权的根本价值还是通过使用实现品牌的市场价值,而不是用来维权获利。维权的最终目的是清理假冒商品或不正当竞争的商家。

诉讼之事非同小可,尤其是批量诉讼,一定慎之又慎,不要轻举妄动。不能只见利益,不知风险。一旦启动,局面可能不由权利人把控,搞不好不但会声誉扫地,还可能把商标权都丢了。

应该认真做好维权策略,除了分析侵权带来的危害、维权带来的好处,还要深入评估自身商标权的情况。邀请真正的商标法律专家参与策略制定,对于趋利性很强的代理机构要谨慎打交道。

如果是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的持有人,更应秉承促进品牌发展、为一方造福的公心,不要把商标权变成为小团体牟利敛财的工具。

对于维权代理人:

作为专业的商标法律服务机构,首要目的是维护客户的品牌价值,这就要求代理人一切从客户的品牌价值利益出发,而不是从自己的获利出发。

在代理案件时要科学全面地分析风险,也要向客户充分披露诉讼风险。不要只知道怂恿客户维权诉讼,而不考虑后续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

代理案件过程中,尽量采取一案一委托的工作模式,避免发生问题,客户甩锅。

对于被诉侵权人:

一旦成为商标侵权诉讼被告,切莫惊慌。首先要考虑自己是不是有侵权的故意。如果确实故意假冒人家品牌,趁早赔偿和解。

如果感觉自己冤枉或者拿不准,可以找专业律师咨询,实在找不到律师,可以去当地市场局商标管理部门咨询。

对于无理的批量维权诉讼,也可以联合同样情况的被告,大家一起想办法找对策。或找到本地的行业协会寻求帮助。团结起来力量大,也可以节省诉讼成本。

对于审理法院:

不少商标批量维权案件都区别于普通商标侵权案件,不能简单对待,要考虑各方利益,考察市场格局和历史背景。

仔细审查其商标权利基础、维权的合理性,尤其是一些可能涉及到商品通用名称、商标显著性差、涉嫌抢注在先商标、专业打假牟利等情况要谨慎区别对待。在法理和情理上认真研究,也要考虑到本案的判决结果对其他案件的示范作用以及可能造成的社会影响。

对于媒体:

近期几个商标批量维权事件都是由媒体报道出来,引起社会公众的讨论和争议。媒体的报道对还原案件事实情况、讨论事件的是非曲直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也有些报道明显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和是非判断能力,比如某些媒体对库尔勒香梨维权的报道,明明是权利人正当的维权行动,记者却为售假者喊冤,这明显是站错了队。

在报道的过程中多听听商标法律专家的意见,不要一边倒地认为批量维权都是碰瓷。

另外不少媒体在商标查询中都依赖企查查、启信宝这种企业信息查询软件,其实这种软件查询商标的状态经常是不准确的,建议还是用商标专业网站进行查询(当然要具备一定的查询能力)。

结语

商标批量维权虽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但它毕竟是一种维权方式,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并非敲诈的专业工具,不必大惊小怪或者认为该模式不应该存在。只要司法部门根据实际情况认真依法审理,不会出现大的差错。法律的问题最终还是交给法律解决吧。

(2022年第一篇,希望大家支持!祝各位读者新年快乐!)

关于作者

donbuz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