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商标:薛家岛古八景之一,凤凰戏珠

通过donbuz

挑商标:薛家岛古八景之一,凤凰戏珠

竹岔岛,位于薛家岛东南黄海中,距陆地最近处约2.9公里,海拔34.4米,面积0.38平方公里。薛家岛古八景之一凤凰戏珠中的珠,即指竹岔岛,如今已成为凤凰岛省级旅游度假区内的一个海岛旅游点。

undefined

竹岔岛村是一个有300余年历史的海岛渔村。2006年,全村有186户,569口人;居民以杨姓为主,另有薛、王、陈等姓,皆为汉族。

《曾叫稽查岛》

据传,该岛早年长满青竹,又多有海岔,故名竹岔岛。据《青岛档案资料》记载,竹岔岛海域自古即为渔场。20世纪30年代,为防止渔船遭海盗抢劫、国民党青岛市政府常派警察驻岛稽查,所以竹岔岛俗称稽查岛,此名一直沿称到解放后。

《孟、项不嘎伙》

相传,清康熙初年,有孟、项两姓人乘木筏来岛上定居。当时水源很少,仅村南部有一眼泉水。两户人家本来就势单力薄,且不和陸。清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他们以36两银子的价钱,将该岛卖给了由现胶南杨家山里迁来的杨姓、由薛家岛原南庄村迁来的薛姓、由崂山迁来的王姓三家人。这三姓人家在岛上繁衍生息,逐渐形成村落。

《竹岔岛分四个岛》

竹岔岛村由竹岔岛、脱岛、大石岛、小石岛4座岛屿组成。四岛相距很近,远眺浑然一体。其中,只有竹岔岛上有居民居住。

undefined

脱岛,位于竹岔岛东0.3公里,海拔53米,面积0.1平方公里,海岸线长1.15公里。脱岛为圆顶岛,岛上有淡水源。落潮时,岛北部与竹岔岛相连的突起部分露出水面。涨潮后,相连的突起部分被淹没,似与竹岔岛脱离,故名。因其形似槟榔,又名槟榔岛。岛上松槐郁郁葱葱,野花宿草遍布。站在岛顶举目环顾,可尽览海上风光。其南部绝壁处有一幽洞,人称鸳鸯洞。传说,从前有许多鸳鸯栖息在洞中。石洞宽5米,高3米,长30米。涨潮时,船可顺水入洞。

undefined

岛上日出

大石岛,位于竹岔岛东0.9公里,海拔17.2米,画积0.02平方公里。该岛为石头岛,故名。小石岛,位于竹岔岛东1.2公里,海拔16米,面积0.01平方公里。因小于大石岛,故名。两岛属石头岛,岛上无淡水源。两岛四周坡陡水深,鱼虾群集,是垂钓的最佳去处。

在落潮时,竹岔岛南部与脱岛之间有一条约100余米长的通道,俗称马道。大、小石岛间,潮落时也会出现这样一条道,人们可以随意行走。传说,此景观为二郎担山时形成。当年,大郎担的是竹岔岛与脱岛,二郎担的是大、小石岛。中间时隐时现的通道,就是扁担。

《岛上种地》

先人们在开发竹岔岛的过程中历尽了艰辛。他们垦荒造地,耕田牧渔。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建起简易的海带叶子屋居住,这种古老的房屋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才被拆除。1979年,竹岔岛村开始旧村改造,共投资31.5万元。经过4年的规划建设,到1983年,全村180余户、有150多年历史的海草房全部变成了砖瓦房。村内所有街道均进行了硬化、美化,新瓦房成排成行。竹岔岛变成了闻名青岛乃至山东的海岛新渔村。

1980年前,竹岔岛有180亩耕地。2002年退耕还林后,尚有耕地80余亩。建国初期,农业产量较低,平均亩产量200斤左右。随着农业生产的不断发展,到20世纪50年代末,全村3600余块小地,被治理成760余块大梯田。20世纪60和70年代,粮食平均亩产600余斤,为建国初期的三倍多。农作物主要有小麦、玉米、地瓜、花生等,此外还种植萝ト、茄子、豆角、白菜等蔬菜。

《海岛捕鱼》

岛上的生产历来为渔农并举,后以渔业为主。这里气候温和,渔业生产四季皆宜。有民谣云:春钓高眼秋捕虾,黄古海蝠来度夏,冬天的蟹子肥到了家。

先人们经营海洋经历了一段艰辛的历史。清朝康煕初年,利用木筏子(俗称竹槎)出海捕捞。后逐步开始建造一丈三尺长的风帆木船(亦称舢板),捕捞工具由用小丝网变成打圆网,捕捞范围逐渐由在本岛周围发展到灵山岛、董家口、日照石臼所、江苏连云港等广阔海域。

当时,古老的竹岔岛渔场海底平坦,海水较深,西南部和东南部海域水深多在10-30米之间,底为泥沙,是各种鱼群的洄游地。附近海域盛产刀鱼、鲅鱼、鲳鱼、白鳞、加吉、黄花鱼等经济鱼类,以及对虾、梭子蟹(俗称大蟹子)等海产品。这些海产品个大且肥,味道鲜美,在市场上颇受青睐。其中,刀鱼更是中外著称。每到渔汛季节,崂山、即墨、胶州、胶南一带的渔民多云集岛上,渔舟泊满了港湾。

旧时,渔船主要是一丈三尺长的舢板,船上无气象设施,只有简易的指南针罗盘,人们全凭目视观天。用这样的船只开展捕捞,风平浪静时,作业比较安全,也能捕到多种鱼类。但若天气骤变,突遭风暴,渔民只好听天由命,任凭风吹浪打,海难频繁发生。

1938年7月16日,竹岔岛村两条舢板在灵山岛附近海面进行捕捞作业时,突遇暴风雨,船上人员全部遇难。其家人只好以牌位顶替尸身,将他们入棺下葬。那时,人们一年四季都出海进行捕捞作业。初春时张钩,钓高眼鱼;清明节前后,在竹岔岛、灵山岛、董家口等海域放流和打圆网;夏季,在大公岛附近海域下底线,即绳上挂钩、诱饵,放到海底钓黄古鱼、加吉鱼等鱼类;秋季,在本地海域捕虾;冬季捕捞海参、鲍鱼,采石花菜,钓蟹子。

建国后,捕捞条件有了改善,渔网逐渐尼龙化,渔船变成机械化,有收音机报告气象,先进的卫星导航仪取代了原始的设备。1966年,村里购买了第一对机帆船,是当时胶南县的第一船。随着渔业生产的不断发展,原来20马力的机帆渔船,逐渐发展到185马力的远洋捕捞渔船。1971年,村里组织了青岛地区的第一对三八号渔船,船上成员全部为女性,打破了历史上只有男性才能进行海上捕捞作业的陈规。到1977年,竹岔岛全村共有20马力的渔船三对,80马力的渔船一对,100马力的渔船一对,185马力的渔船一对,潜水捕捞渔船10只,年渔业收入达60万元。

从1989年至今,青岛的钓鱼协会在此举办过多次钓鱼比赛。

《海参鲍鱼》

大自然造化了岛与岛之间的海岔和星罗棋布的岸矶,为海参、鲍鱼等海珍品以及鱼、虾等海洋生物提供了丰富的饵料和优越的栖息地。这里盛产的海参、鲍鱼、石花菜等,闻名于青岛地区乃至国内外。青岛国际饭店(即东海饭店)以前所用的海参、鲍鱼,大多为竹岔岛所产。1972年,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来青岛时,政府曾用竹岔岛海参招待过他。20世纪80年代初,竹岔岛为青岛市海珍品生产基地。2002年,竹岔岛鲍鱼被评为国家优质海产品,并注册了商标。

竹岔岛海岸线蜿蜓曲折,岸线环绕四岛,总长达4.5公里。海岸坡陡,附近海域广阔,礁石密布。唯西侧岸坡较缓,有大湾、小湾、南湾等三个小型港湾可泊船。20世纪二三十年代,渔汛季节来这里捕捞的船只较多,便停泊在这三个港湾内。本村渔船主要停泊于距村较近的大湾。

如今,竹岔岛的主要优势产业是渔业和潜水业。渔业除开展远洋或近海捕捞外,还在海岸附近开展海参、鲍鱼等海珍品养殖。潜水业者主要是参加建港或水利工程建设、开展潜水捕捞和海上养殖。

《小叶朴树》

竹盆岛自然风光绚丽,竹木丛生。在村南岛顶上有一棵大树,名为小叶朴,根深叶茂,长势奇特,已有120余年历史,从别处远眺,就像一把擎天的巨伞,实属罕见。据说,这儿曾是一家人的祖坟,由于位置好,从而长出了这种树木。另据传说,一只候鸟吃了一粒小叶朴树种子,随季节变换飞至这里,其粪便里的种子落地发芽,历经百年风雨,长成了参天大树,成为这里一道独特的景观。

《火山口》

在竹岔岛南侧有面积约2000平方米的火山口熔岩地貌。岩石奇形怪状,色彩斑澜。火山口处有一个宽20余米、长50余米的凹槽。熔岩曾自火山口涌出,沿凹槽向南流入大海。据地质专家考证,岛上火山活动的地质年代距今约1亿年,后为一座死火山。这里还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上有无数的凹孔。据说,这是火山喷发时,带气泡的熔岩冷却后形成的奇特地貌。据资料记载,这里的海岛地表熔岩地貌景观,是青岛市目前保存最完整、最难得的。

undefined

《神龟》

竹岔岛西南海岸布满了大大小小、光滑美丽的砾石,大者如坛,小者如蛋。西侧有一石酷似龟,其旁边还有许多如蛋的石头,人们称之为神龟孵卵。传说,很久以前,有一只海龟来到此处,被迷人的海岸风光吸引,乐不思归,在此孵卵,天长日久便成为今天的奇观。此处还有一天然淡水湾,与大海只有一石横隔但横石两边的水却一咸一淡,令人称奇。

《海市蜃楼》

竹岔岛上空偶有海市蜃楼出现。据《青岛风光》记载,1933年5月22日上午11时,竹岔岛上空出现海市蜃楼,亭台楼阁时隐时现,持续10余分钟。20世纪80年代以来,也曾出现过几次。1987年5月23日上午8时,青岛汇泉湾出现海市蜃楼,时隐时现的山头和建筑物就是竹岔岛的影像。

《日寇与还乡团》

竹岔岛为胶州湾淮子口外一海上孤岛,是进出胶州湾、乃至青岛的海上门户,被称为胶州湾之眼晴,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据《胶州志》记载,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三月,清政府被迫将竹岔岛划归德国胶澳租界。清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德国人来到竹岔岛、脱岛调查,欲开采铁矿,后因试采无价值而罢。

1940年,侵华日军在竹岔岛制高点竖起三根大木桩,上书大日本海军用地,三天两头由青岛乘艇来查防、掠夺,横行肆虐。1945年日本投降后,木桩被村民捣毁。

1945年10月,被国民党军收编的原伪军李伯泉部1500余人由灵山岛窜至竹岔岛,闹得岛上鸡犬不宁。10月18日,敌军反扑解放不久的薛家岛,8天后被解放军歼灭。

据《青岛档案资料》记载,1947年夏,驻青岛国民党薛家岛还乡团100余人,由青岛移驻竹岔岛,进行海上抢掠,偷袭沿海村庄,1948年春撤回青岛。

1949年6月,竹岔岛同青岛一起解放。

《风云儿女》

杨希娥,女,1933年生,195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村妇女主任、村党支部书记、薛家岛公社党委副书记等职。曾任山东省和昌潍地区贫协委员、中共胶南县委委员、中共黄岛区委委员、黄岛区人大常委会常务委员。她身居海岛,积极带领群众改变海岛旧貌,曾被评为省、市三八红旗手,1979年、1983年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1985年退休。

薛兴华,1935年生,1953年参加解放军,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到南京工程兵学校学习,毕业后在部队学校任教员。曾被调到解放军某政治部、防化兵政治部及中央军委防化学院工作。1988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55年、1958年、1960年分别立过三等功。1990年退休。

《沈鸿烈重视教育》

竹岔岛人很重视文化教育。清末,岛上曾设立私塾。1932年,国民党青岛市政府在竹岔岛建起岛上第一所公立小学,有校舍10间,东、西厢房各3间,占地500平方米。1936年,当时的青岛市市长沈鸿烈曾视察过小学。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小学停办。1947年,国民党青岛当局在竹岔岛设立了青岛市薛家岛区第十五保国民小学,但不久即停办。1950年,竹岔岛设立了公办小学。20世纪70年代,设过初级中学班。2000年,学校由村内迁至村东岭。新校共有校舍15间,占地约2亩。近年来,培养出的大、中专生已有10余名。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竹岔岛村积极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渔业为主,全力发展经济。村民有的在村里经营海上捕捞、潜水和海区承包,养殖海参、饱鱼。有的到岛外务工经商。还有的借助地利优势,在岛上搞起了旅游服务,建起了白浪屿度假村、友谊度假村、正文度假村等多处旅游度假场所,岛上的旅游业蓬勃发展。

《水、电、通讯事业》

历史上,竹岔岛曾出现旱天大陆运,雨天盆中接的缺水现象。新中国成立后,岛上开始治水。自20世纪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相继建设了容水上千立方米的大口井2座,水井7眼,基本解决了用水问题。2000年,在村南扩建了一座容水5000立方米的大口井,村民从此用上了自来水。

照明点油灯,不亮还怕风,这是竹岔岛昔日照明情况的真实写照。1987年,在区、镇政府和北海舰队的大力支持下,薛家岛至竹岔岛海底电缆敷设成功。

1988年2月,正式通电。1999年,又敷设了4条海底电缆,当年7月通电,彻底解决了用电问题。

《烽火台退位了》

竹岔岛与外地的通讯联络经过了从原始到现代的历程。早年,在竹岔岛对岸的张砣嘴曾设有一照火场,亦称烽火台。陆地上的人要到竹盆岛或岛上人要出来时,就点火联络,紧急情况下要点两把火。岛上人看到对岸火场的烟火后,就会立即派船接应。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1954年。

20世纪50年代,岛上驻军敷设了一条军用电话线,是岛上唯一一条与外界联系的线路,村民可以使用驻军的电话。1956年,村南建立了部队营房。20世纪70年代初,部队撤离,营房交给村里无偿使用。1996年,薛家岛街道、区邮电局、竹岔岛村三方投资70万元,在岛上安装了数字微波通讯设施,当年10月开通,实现了通讯现代化。

《出门不容易》

早年,竹岔岛的海上交通靠木筏,后来发展到木帆船,泊船地点主要在村西大湾,20世纪60年代中期,发展为机动船只。1966年,竹岔岛村购买了20马力机帆渔船2只,逢渔汛期出海捕捞,休渔时开展海上运输。翌年,村里用机动渔船进行海上运输。1976年,专设一只20马力的机动船进行海上运输。1985年,在竹岔岛村西海岸建起了一座长50米的渔港码头,可停靠50-100吨级渔船数艘。2001年,区政府、薛家岛街道、竹岔岛村三方共同出资,租用青岛海洋大学铁壳船一艘,由安子码头到竹岔岛往返通航。该船载客量达90余人。2002年,区政府在原村西码头处又续建了一座300吨级的码头。由安子码头至竹岔岛的快船按时通航,交通更加便利。

如今,竹岔岛水、电、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完善,竹岔岛作为风凰岛省级旅游度假区海上景点,吸引着八方游客前来观光。

《岛美人心美》

竹岔岛人纯朴、勤劳、热心助人,从不损坏别人的渔具,历来拾金不昧,如遇海难等紧急情况,总会想方设法援救。20世纪50年代末,村里曾为胶南斋堂岛等地培训过潜水员40余人。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竹岔岛村曾多次获得荣誉奖励,被胶南县、昌潍地区、黄岛区、青岛市、山东省评为渔业生产先进单位。

如今,在竹岔岛海岸线附近水域有16家海珍品养殖户,有40余只小型机动船只从事海上捕捞和海水养殖作业,有16组潜水队活跃在各地的建筑工地上。

20世纪80年代,有一位海洋专家曾说过,竹岔岛群的空间资源是天然的,几乎具备同时建设海上城市、海上娱乐场、海洋能源岛、海中渔场、海珍品养殖基地的优越条件。游人到此纷纷赞美竹岔岛:海岛本是神仙住,太平洋上一珍珠。碧海蓝天夏威夷,环境优美世界著。

2006年,全村经济总收入5450万元,人均纯收入7434元。

《鸡鸣庙与三官庙》

清朝康熙年间以前,在村南坡上有一座鸡鸣庙,面积约1.5平方米,内供神像一尊。庙虽小,但却很有名气,竹岔岛也因此又名鸡鸣岛。传说,古时有一渔船在附近海上遇险,又辨不清方向。万分危急之时,忽然隐约听到有鸡鸣声,便循声来到岛上,从而获救。后来,获救的渔民便由陆上运来砖、瓦等材料,请能工巧匠修建了此庙,名曰鸡鸣庙。昔日,每到渔汛季节,渔民便纷纷到此祭拜,祈求平安。

清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村民在村南修建了一座三官庙。有庙堂3间,内供天官、地官、水官三神像。庙门上方挂有一匾,上书三元都府。该庙曾于1930年、1940年进行过两次大修。20世纪50年代中期被废弃。

《刘知侠与竹岔岛》

刘知侠,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协山东分会名誉主席、山东省文联副主席、青岛市文联名誉主席,创作了《铁道游击队》等作品。

1974年秋,刘知侠与妻子刘真骅来到这里,不禁感叹道:找了许久,终于找到梦想中的世外桃源了。他在竹岔岛生活、创作,历时五年,创作了《沂蒙飞虎》等长篇小说,深受岛上村民的爱戴。1980年初,刘知侠离开竹岔岛。期间,曾有许多文艺界知名人士来这里看望过他,如曾任文化部代部长、中宣部副部长的贺敬之及其夫人著名诗人柯岩,著名诗人张光年夫妇,剧作家薛寿先、雁翼夫妇,作家冯徳英等。20世纪80年代末,当贺敬之在刘知侠夫妇的陪同下再次来到竹岔岛时,满怀激情地即兴赋诗一首――《访竹岔岛):漫说荒岛神鸡声,几见当年红嫂情。曾护知侠抗劫难,我来倍感航灯明。如今,刘知侠创作时居住的房屋依然存在,已成为岛上的一处旅游景点。

undefined
undefined

刘知侠

关于作者

donbuz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